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清静心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2012-5-2 16:36| 发布者: 清静心| 查看: 1794| 评论: 0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夏雨凉

于诸经中安置伪经,于诸律中安置伪律,如是名为像似正法。——《瑜伽师地论》

恶世中比丘,邪智心谄曲,未得谓为得,我慢心充满。或有阿练若,纳衣在空闲,自谓行真道,轻贱人间者。贪着利养故,与白衣说法,为世所恭敬、如六通罗汉。是人怀恶心,常念世俗事,假名阿练若,好出我等过,而作如是言,此诸比丘等,为贪利养故、说外道论议,自作此经典,诳惑世间人,为求名闻故。分别于是经,常在大众中、欲毁我等故,向国王大臣、婆罗门居士、及余比丘众,诽谤说我恶,谓是邪见人、说外道论议。——《法华经·劝持品第十三》

佛语阿难。阿逸菩萨等:……我持是经以累若曹。若曹当坚持之。无得为妄增减是经法。——《佛说阿弥陀三耶三佛萨楼佛檀过度人道经》(吴月支国居士支谦译)

佛语阿难阿逸菩萨等:……我持是经以累汝曹。汝曹当坚持之。无得为妄增减是经法。——《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后汉月支国三藏支娄迦谶译)

(按:上面的经文明确开示不得增减经法,这是世尊对当来婆娑教主弥勒菩萨的嘱咐,也是对后世佛弟子的警诫。作为佛弟子应尊重经典。不能擅自增减经典一句一字,无论是谁,无论谁有多大的才学和名气,有多高的声望和地位,都没有资格去改动经典。

可是增减经法的事情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不但发生了,还有净空之流极力支持、称颂、印制、散布、讲解,并擅自将“会集本”三个字去掉直接称为经,这是典型的末法时期邪师们破坏经典的行为。)

王氏尚有此失,后人可妄充通家乎。既有《无量寿经》,何无事生事。王氏之误,莲池大师指出,尚未说其何以如此。今为说其所以,由于死执三辈即九品也。书此一以见会集之难。一以杜后人之妄。魏默深,更不必言矣。胆大心粗,不足为训。——《印光大师文钞·复王子立居士书三》

魏承贯之学识,不及龙舒。其自任过于龙舒。因人之迹以施功,故易为力。岂承贯超越龙舒之上耶。莲池尚不流通王本,吾侪何敢流通魏本,以启人妄改佛经之端。及辟佛之流,谓佛经皆后人编造,初非真实从佛国译来者。——《印光大师文钞·复永嘉某居士书二》

仿单中有净土四经一本,其无量寿经,系魏承贯删削,又依余经增益,理虽有益,事实大错,不可依从。——印光大师文钞·复高邵麟居士书三》

 

净空说:“这个悟闻法师,法会期间他也来了两天,带了一些杂志给我看,说,法师,有人批评这个本子(夏会本)。我说,我知道。批评的太多了,你们可以听,我不会听的,我如果听信这些人,我在台中十年叫白学了。李老师把这个本子传给我,他看错人了,你们想对不对?别说是一般泛泛之人毁谤这个本子,曲解这个本子我不会理会,诸佛菩萨现前说这个本子不可靠,还有更好的本子,我也不会理他,我也不会接受。为什么?我要接受那就真的叫背师叛道,忘恩负义……我有老师,除老师之外的我不会听,你们说与我老师说的相应,我听,不相应我决不会听。”——《会集本讲解·157集》20003

点评:净空的态度非常明确,坚决要把会集本流布到底,就是“诸佛菩萨现前说这个本子不可靠”也不会理会和接受,何况“一般泛泛之人”乎?即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拦阻得了他,可见净空之邪是无与伦比的!

净空连诸佛菩萨都不理会,只依其师李炳南,众人的言说一定要与李炳南说的相应他才听,否则免听,这极不象一个三宝弟子的言行。

不过,只听净空讲师承李炳南,而李炳南师徒却从来没有提到过净空这个人。也只听净空说是李炳南将会集本传给他的,除仅听净空讲过李炳南于一九五零年在台中法华寺讲过一次会集本,也没见李炳南过后几十年讲过或者流通会集本,这净空放的烟幕弹真让人许许多多的疑团难解呀!

净空说:

“至于夏老居士会集本的问题,这个时代,楞严会上讲得很好:‘邪师说法,如恒河沙。’,当然要排斥,当然要毁谤,我们说它是正常现象。如果不是这样的,这是善法、佛法最兴旺的时代,不会这么衰微,所以我们看它是正常的现象,一点都不奇怪。只要我们的种子不灭,必定能发扬光大,为什么?这是正法,纯正之法。有些人说:‘这是会集的,居士会集的。’错了,这个观念就错了,这就是妄想分别执著。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两尊佛住世,一位示现出家,一位示现在家,维摩居士是在家佛,这我们在经上都看到的。你们去读《维摩经》,维摩居士示现生病,释迦牟尼佛派他的弟子去问候他,目犍连、舍利弗,这些都是出家人,都是佛的大弟子,见到维摩居士,顶礼三拜,右绕三匝,这是经上有记载的。佛当年这些出家大弟子,将维摩居士看作释迦牟尼佛一样,决定没有分别,听他讲经,听他教诲,而我们将出家在家的界限分得这么清,执著这么重,出不了三界!佛在一切经上讲的,执著没有了超越六道轮回,分别没有了超越十法界,你还有这么严重的分别执著,你出不了轮回,修得再好,也不过是三界有漏福报而已,我们学佛学了这么多年,这一点浅显的道理要懂。我们的心为什么不安?就是因为妄想分别执著太重,如果能把妄想分别执著放下,心就安了,心安理就得,就这么个道理。所以,解决今天整个世界安危的问题,关键是在教育。我在讲席里头常常提到,政治不能解决,武力不能解决,经济也不能解决,科技还是不能解决,什么东西能解决?圣贤教育。所以我常常想起古老人常讲:‘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哪些是老人?古圣先贤是老人,孔老夫子是老人,释迦牟尼佛是老人,你不听他们的话,你眼前就吃大亏了,非常有道理。所以,居士当中,不少是诸佛如来化身的,我们肉眼凡夫见不到。”——《佛说十善业道经讲解·第一二九集》

点评:净空引佛警示之言,一是掩饰自己的邪师面目,二是戏弄佛法,三是反咬反对会集本的人是邪师。他把“这就是妄想分别执著”用到了原经与会集本(伪经)的评判上,不过是想给会集本披上一件合法的佛经外衣而已。但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会集的,会集本就是会集本,原经就是原经,决不容狸猫换太子。何况净空私自将“会集本”三个字删掉而直接称作“经”呢!

在《维摩诘所说经》上多称维摩诘为长者,也称过上人。根据《维摩诘经·见阿閦佛品第十二》:“是时佛告舍利弗:有国名妙喜,佛号无动,是维摩诘于彼国没而来生此。”和《维摩诘经·文殊师利问疾品第五》:“今二大士文殊师利维摩诘共谈。”及《维摩诘经·香积佛品第十》:“佛(众香国香积佛)告之曰:下方度如四十二恒河沙佛土,有世界名娑婆,佛号释迦牟尼,今现在于五浊恶世,为乐小法众生敷演道教。彼有菩萨名维摩诘,住不可思议解脱,为诸菩萨说法,故遣化来称扬我名并赞此土,令彼菩萨增益功德。”可知,维摩诘是菩萨,并非佛。

净空说释迦佛的大弟子们对维摩诘顶礼三拜,右绕三匝,这是经上有记载的。”是瞎编,纯属子虚乌有,骗他那些一生只读一本会集本的迷徒还可以。

净空的这段“执著没有了超越六道轮回……这一点浅显的道理要懂。”用在执着于会集本是佛的原经的人最适当不过。

净空发表了一通“老人”之谈,那反对会集本的印光大师等净宗祖师算不算老人?释迦佛强调“若曹当坚持之。无得为妄增减是经法。”,释迦佛算不算老人?又有哪个“老人”赞同会集本?又有哪个“老人”赞同把会集本直接称为经的?

维摩诘是香积佛亲口说的菩萨,还出自释迦佛的经典,你净空怎么印证夏莲居是佛?是菩萨?你净空有多高水准和资格来作印证?夏莲居弄个会集本出来坏乱经法,你净空又邪说满天飞,不过一丘之貉互相吹捧而已。

我们要的是阿难“如是我闻”的原汗原味的佛经,不要“如是我会”、“如是我编”的伪经!

净空说:“所以印光大师是对于这个(王龙舒等人搞会集本)是很深的责备,喝斥他们这是很大的错误,因此夏莲居会集这个本子,这个本子我们有不少同修把这个五种原译本找出来对,一对,确实他没有改动每一个字,每一句都是原文,就是重新排列,重新组织就是了,字字句句都是原文,没改动一个字。所以这个本子可惜印光大师没有见到,他这个本子会集成功印祖已经往生了,要不然呢,印祖看到这个本子也许他会点头:‘这个本子还差不多,可以流通。’”——光盘《会集本讲解·第82卷》199411

点评:净空既然信誓旦旦地说夏会本有人对过,“字字句句都是原文,没改动一个字。”,那好,末学就已找到的夏氏会集本研究文章的内容来戳破净空的谎言(限于篇幅,尽量缩减,详文请见原文。):

一、宗舜法师的《会集本现象的反思》摘录: 

1、在宋代法贤法师所译的《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经》中,法藏比丘发愿(第14愿)说:“我得菩提成正觉已,所有十方无量无边无数世界一切众生,闻吾名号,发菩提心,种诸善根,随意求生诸佛刹土,无不得生,悉皆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可见阿弥陀佛也并不是只希望大家都去他那里,而是随众生之意……但是,这么重要的一愿,在……夏莲居会集本中,是被删去不存的(被删去的还有两愿,都是宋译本独有而为他本所无的,分别见宋译本第20愿、21愿……)!

2、……将王太子改成王子,将五百长者子改成五百大长者,将同样是万德洪名的五十三佛名及法藏比丘所发的三条大愿删去不存……

二、宗舜法师的〈阿弥陀经〉夏莲居会集本商兑》摘录:

1一、删正为误

……在秦译本《阿弥陀经》……有这么一句话:

“极乐国土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

秦译本是先讲往生有情,后谈菩萨弟子。唐译本《称赞净土佛摄受经》……则分二段讲菩萨弟子和往生有情:

“无量寿佛,常有无量菩萨弟子,一切皆是一生所系,具足种种微妙功德,其量无边,不可称数。”

“若诸有情生彼土者,皆不退转,必不复堕诸险恶趣、边地下贱、蔑戾车中,常游诸佛清净国土。”

然而,这一段话到了夏会本《阿弥陀经》……中,则成了这个样子:

“若诸有情生彼土者,皆是阿鞞跋致,一生补处,必不复堕诸险恶趣……”

2二、删圆为阙

……在秦译本中,八功德水只有名目而无具体内容,唐译本则明列八功德为“一者澄净,二者清冷,三者甘美,四者轻软,五者润泽,六者安和,七者饮时除饥渴等无量过患,八者,饮已定能长养诸根四大,增益种种殊胜善根。”

但是,夏会本采唐译却删去了第八之中“定能长养诸根四大”,仅剩下“饮已增益种种殊胜善根”。

3、秦译本无此类文字,但唐译本却补足了此义:

“极乐世界净佛土中,有如是等无量无边不可思议甚希有事,假使经【于】百千【俱胝那庾多】劫,以【其】无量【百千俱胝那庾多】舌,【一一舌上】出无量声,赞其功德,亦不能尽,是故名为极乐世界。”

但是,到了夏会本中,上文方括号内所有文字悉数被删……且不论“百千俱胝(亿……)那庾多(兆……)劫”能不能等于“百千劫”,我们只从舌与声的数量上来进行分析。在唐译本中,一舌正表极其微细,而一舌能出无量声,是表“极微细中含容一切诸法”,与《普贤行愿品》中所说的“一一舌根,出无尽音声海,一一音声,出一切言辞海,称扬赞叹一切如来诸功德海”完全一致。“一一”,含有“每一、逐一、个个、任一”等意……由于它的被删,“无量舌”与“无量声”直接相对应,就变成了一舌出一声,“微细相容安立门”的妙义,自然也就无从显现。

4、……在夏会本中,有许多都是被毫不留情地大删特删了的。由于被删节处多不胜举,我们只取夏会本采唐译本全句而独删数量词的例子加以说明(方括号内的文字均被删去):

“极乐世界净佛土中,自然常有【无量、无边】众妙伎乐(舜案:夏会本改作‘天乐’),音曲和雅,甚可爱乐。”

“(上妙天华)增长有情【无量无数】不可思议殊胜功德……”

“持此天华,于一食顷,飞至他方无量世界,【供养百千俱胝诸佛。】于诸佛所,【各以百千俱胝树华】持散供养……”

“如我今者称扬赞叹无量寿佛(舜案:夏会本改为‘阿弥陀佛’)【无量无边】不可思议佛土功德……”

5三、删深为浅

……在唐译本里,正有一段经文,说明了“良友”的殊胜利益:

“极乐世界净佛土中,无量寿佛,常有无量菩萨弟子,一切皆是一生所系,具足种种微妙功德,其量无边,不可称数。假使经于无数量劫,赞其功德,终不能尽。”

夏会本则将此段删节成这样一句:

“菩萨弟子亦复如是,其量无边,不可称数。舍利弗,彼佛净土,成就如是功德庄严。”

6、其他删深为浅的做法,夏会本中还存在一些。限于篇幅,再举一例。唐译本独有的“彼有情类,昼夜六时,常持(天华)供养无量寿佛”一句……夏会本采入时偏偏删去“昼夜六时”四字……昼夜各三时(……)中,持华供佛,正表其国众生修行精进。夏莲居居士是担心菩萨们不休不息,会累坏身体而删去的么?倘如此,释尊竟不及夏莲居居士慈悲了。阿弥陀佛!

7四、改是作非

……夏会本中有这样一段经文:

“是诸池中,常有种种杂色莲华,量如车轮(……)。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光影四显,微妙香洁。”

“光影四显”一句,正是夏莲居居士杜撰的疏误之文。唐译本是这样说的:

“(莲华)青形青显,青光青影;黄形黄显,黄光黄影;赤形赤显,赤光赤影;白形白显,白光白影。四形四显,四光四影。”

8附注:

6:夏会本《无量寿经》在“菩萨往生第四十二”中,没有明确菩萨的“一生补处”这一身份,仅说“于此世界,有七百二十亿菩萨,已曾供养无数诸佛,植众德本,当生彼国。”

三、宗舜法师的与某某居士谈会集本》摘录:

1、……夏会本妄增妄减经法的地方,实在举不胜举。将同样是万德洪名、并且五译全部都有的五十三佛名等内容删去,是不是妄减经法?另如,将两处不同经文捏合到一起,凑出什么融通显密的经文,是不是妄增经法?

2“升灌顶阶,受菩提记”和“为教菩萨,作阿阇梨”,均是唐译本中的句子,并非夏莲居自造。但此四句相距甚远,而且所说之义并非如夏莲居所会集者。今录其原文如下:

“或现微笑,放百千光。【升灌顶阶,受菩提记。或成佛道,现八涅槃。】使无量有情,皆得漏尽,成熟菩萨无边善根。如是诸佛刹中,皆能示现。譬如幻师,善知幻术,而能示现男女等相。于彼相中,实无可得。如是如是,诸菩萨等,善学无边幻术功德,故能示现变化相应,能善了知变化之道。故示诸佛土,现大慈悲,一切群生,普皆饶益。菩萨愿行,成就无疆。无量义门,通达平等。一切善法,具足修成。诸佛刹中,平等趣入。常为诸佛,劝进加威。一切如来,识知印可。【为教菩萨,作阿阇梨。】常习相应,无边诸行。通达一切法界所行,能善了知,有情及土。”

3、可是黄大德偏偏就是不提夏会本把“阿阇世王太子”错会成“阿阇王子”(非法剥夺人家继承王位的资格),将“五百长者子”错会成“五百大长者”(私意篡改佛陀之授记),并对夏会本其他一些错解经文的地方竭力曲解回护。

四、释思豁的《佛说无上圣典 岂容后人会集摘录:

1、就在同一本书,不过相隔四十余页,第四十八页,我们就看到这么一句注释:第五行“后世转剧,至成大怨”前,德森法师拟依康(僧铠)本,加入“今世恨意,微相憎嫉”八字……

2《无量寿经》后汉支娄迦谶及吴支谦两种译本中,皆有这么一段:“阿阇世王太子及五百长者子闻阿弥陀佛二十四愿,皆大欢喜踊跃……”,可到了夏氏会集本里,这句话则成了:“佛说阿弥陀佛为菩萨,求得是愿时,阿阇王子与五百长者闻之皆大欢喜……”(“阿阇世”是梵语直译,汉语的意思:未生怨,简称为“阿阇”,独夏一家。“阿阇世”可简称“阿阇”,那么,“阿阇梨”是否也可称之为“阿阇”?阿阇世与阿阇梨不分,和尚成了王子,岂不笑话?这说明夏氏不懂梵语,更不懂作品翻译。最不能容忍的是,“长者子”改成“长者”,虽只一字之差,岂知翻天覆地,儿子变成了老子。)

3“无量寿佛”与“阿弥陀佛”,在夏本里得不到统一。

4康僧铠等原译本《无量寿经》,在讲到五恶五痛五烧五善时,每恶等前,都有“佛言”二字,仅仅两个字,夏氏都容忍不了,以为多余,统统砍了。

5、比如说会集本“浊世恶苦第三十五”“其五者”段,有这么一句话:“不信诸佛经法。”擅能“简洁”的夏氏,在这里又将谁砍掉了呢?我们先看后汉支娄迦谶译本:“不信道德,不信有贤明先圣,不信作善为道,可得度世,不信世间有佛……”在这里“道德”等指“经法”,“贤明先圣”指僧宝,整句意思为:不信佛、法、僧三宝。夏氏将僧宝“开除”了。吴支谦译本又如何呢?-——“不信道德,不信有贤明先圣,不信作善为道,可得度世,不信世间有佛……”,原来一模一样,一字不差。曹魏康僧铠本呢?——“不信先圣、诸佛、经法……”,这里最简洁了,应当很合夏的品味;可以看出,夏文即脱胎于此。但他还不放手,还是将“先圣”砍了。是归于“简洁”乎?

6说夏莲居只知道“砍经”,似乎也有冤枉;有的地方,他也会“添足”。比如过去上海有人送给我们一批《弥陀经》,但与常用的不同在“一心不乱”之后,加有“专持名号”等二十一个字,这就是夏莲居之流的又一“心声”。

五、大安法师的《大安法师答疑:印祖是否见到了夏会本?如何对待无量寿经夏会本?》摘录:

1、第二就从往劫的古佛。五种原译本都有过去无量无数无央数劫以前,有古佛出现,第一尊佛是定光佛,这些古佛的出现,把他一一列出来是意义深远的,一则表明娑婆世界的众生的善根能够感的这些古佛一一示现八相成道,另一方面,这些古佛,悲心不舍众生,首尾两尊佛,一个是定光佛,又叫燃灯佛,是释迦牟尼佛的亲教师,那么,另一端是是世自在王如来,是法藏菩萨,即阿弥陀佛的亲教师,这两者遥相呼应,他是传达了甚深的信息的。说明法藏菩萨是在娑婆世界,以转轮圣王之职出家的,是在这里发大愿的,是跟娑婆世界的众生有甚深的法缘的,都从这个古佛示现里面跟我们传达出来了,你竟然一下子把他不要了。

2、再就是四十八大愿,以二十四段把他分在一起,一个愿里面又包含两愿或者三愿,这种方式是不是可取的?有时候阿弥陀佛是针对十方凡夫众生发的愿,有的时候是对它方世界菩萨发的愿,如果你把他整合在一起,你所面对的,可能针对凡夫众生发的愿,你那个头上戴的帽子是根据菩萨发的愿,这就不对了。

3、……再就是所翻译的那些重要的段落,重要的意思,有时候会集本体现不出来,比如边地疑城问题,边地疑城是中辈往生也有疑城,下辈往生也有疑城,我们在会集本看不出来。

4、无量寿经里面它非常推崇行作沙门的功德,能够为佛出家是佛的子孙,强调出家的功德,在会集本里面也看不到。

5、……阿阇世及五百大长者子,过来供养佛,他把这个“子”字丢掉了,阿阇世及五百大长者,你这个长者子和长者是一回事吗?

六、台湾何炳仪居士的《夏氏无量寿经会集本之研究与评论》摘录:

一.抄自魏源或王日休之会本

    二.诸译中同义之经文皆取

    三.省略原译经文,以致意思不完备或改变

四.取原译中无关之句子或段落合之

(以上四项的内容较长,限于篇幅不录上来,请读者参见原文。)

七、乞愚法师的《不忍众生苦 不忍圣教衰 是故于此中 缘起大悲》摘录:

梅光羲(参加会集者之一)在会集本《无量寿经》序中说:

梅光羲在“序”中说:“于是三人共同参祥,又复拈阄佛前,始行定仪。”(于是三人共同参照推敲,又在佛前抓阄,才定下哪句应留哪一句应删……

八、法藏法师的《净空提倡的《无量寿经》会集本的问题

(文章共十八疑,请点击看原文。)

净空,还要我说什么呢?你该承认自己是个大骗子,是个大谎言者了!

净空说:“印光大师不赞成,不赞成有他的道理,怕的是后来的人随随便便改动经文。他们这个开端,开了例子,引起后人随便改经文,这个经典传到后来那就面目全非,决定不能够开这个例子。印祖反对是这两点,一个是取舍不当,一个是改动原文,并不是说不能会集。”——《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记·第一卷》

点评:净空此段讲话已明确了他是知道印光大师是反对会集本的,也就是说,他宣扬会集本是故意与印光大师唱反调的。

请大家对照印光大师的所有对待会集本的开示,分析净空的这句话:“并不是说不能会集”,印光大师可是一点儿这个意思也没有哇!其实净空胡诌的功夫非常拙劣,居然有那么多人如盲如聋地看不出来,可悲!可叹!

净空说:“夏莲居老居士《无量寿经》的会集本,出现!民国初年,二十几年,他在会集的,花了十年的时间,定本。实际上都是示现,他真的需要搞十年时间吗?做给我们看的,让我们生起信心。这样的人是佛菩萨再来的,不是普通人。他来就是干这桩事情的,他不是为别的事情来的。世尊末法往后还有九千年,九千年苦难众生凭什么得度,就要凭这个会集本。”——《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解·第八四一卷》2002/9/5

点评:净空说话真有些颠三倒四、胡扯乱道的,夏莲居用十年时间在家里搞会集与做给谁看不看和生不生起信心有什么关系?如果有关系,那做他个一百年不是更好吗?不更是“佛菩萨再来的,不是普通人。”了吗?

净空为兜售会集本已到了歇斯底里,疯狂赤裸的地步,胆敢向全世界宣布:“世尊末法往后还有九千年,九千年苦难众生凭什么得度,就要凭这个会集本。”,把释迦佛所说的一切经典全部否定!这是典型的邪师说法,居然有许许多多的人看不出来,还为净空和会集本辩护!

净空说:“今天在中国、台湾,还有一些人极力反对会集本,前天北京有同修打电话给我,他们确确实实发现了证据,印光大师赞叹这个本子。我说这个证据要是拿到就太好了,这些所有反驳的人,都要哑口无言了。印光法师晚年跟夏莲居交往非常密切,多次到夏莲居住所去访问。那个时候夏老组织了一个‘同愿会’,这个同愿会,我们晓得是四十八愿同愿,跟阿弥陀佛同心同愿求生西方净土。同愿会的会长是夏莲居老居士,印光大师是同愿会的会员。而印光大师往生的时候,夏莲居送了一幅对联,这个对联里面的两句话,是夏老会集《弥陀经》上的两句话。由此可知,我原先以为夏老的会集本,印老没有看到,他看到了;《弥陀经》的会集本他也看到了。所以他们晚年有这样交往密切的事实,那肯定这个会集本确确实实就是佛所印证的末法时期九千年的第一经。将来一切经典都灭尽了,这个经还留在世间一百年,这就跟梅光羲老居士在序文里面所说的一样。非常可惜,梅老没有在序文里把印老跟夏老往来这些事实写进去,这很遗憾。”——《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解·第411卷》2001/5/7,新加坡净宗学会,档名:12-17-411

点评:如果“确确实实发现了证据”,凭净空教的实力,还不早就雷厉风行地炒作出来啦!既然说“印光大师赞叹这个本子”,还不赶快到《印光大师文钞》里去收索呀,现在电脑和网络实在太方便啦!反正我在《印光大师文钞》里没有收索到相关内容。

印光大师能以出家人身份去“多次到(在家人)夏莲居住所去访问”吗?“晚年跟夏莲居交往非常密切”,那怎么在《印光大师文钞》里找不到印光大师与夏莲居来往的一点内容?

虽然会集本在1935年初稿已成,但直到1939年才定稿出版。印光大师于民国十九年[1930年]夏历四月在苏州报国寺闭关,1937年夏历十月日军占领苏州后,大师避难到灵岩山寺直到1940年夏历十一月十四日圆寂,在那战乱的年月,大师能在会集本出版到自己圆寂这一年之内见到会集本吗?

夏莲居1936年迁居北京,此前在天津住10年,请问印光大师晚年何时多次到夏莲居住所去访问?净空明显是造谣惑众,借祖师之威名炒作自己。

夏莲居的同愿会是什么性质和印光大师是否是同愿会的会员自会有人去考察,我这里只肯定地说:《印光大师文钞》里关于同愿会的一点内容也没有!

夏莲居是否送印光大师一幅对联我无法考证,但夏莲居还会集过《弥陀经》倒是个新鲜事,我也不管这是不是真的,单说假设印光大师就是看到了《弥陀经会集本》,也不代表印光大师就看到《无量寿经会集本》;再退一万步说,假如印光大师看到了《无量寿经会集本》,也不能与“那肯定这个会集本确确实实就是佛所印证的”划等号呀!

印光大师看没有看到会集本呢,除本文前面的几段净空的肯定话外,连净空在别的地方的讲话就作出了肯定的回答:“夏老居士不是普通人,他的会集本出来之后,很可惜印光大师已经往生,印祖没看到这个本子。——《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记·第一卷》,“这个本子可惜印光大师往生了,他老人家没有看到。”——光盘《会集本讲解·第66卷》1994年11月

净空你好大胆,竟敢明目张胆地说会集本是“末法时期九千年的第一经”!看来你是从骨子里想灭法灭经,郑重告知净空和净空教弟子,《佛说无量寿经》里说的:“当来之世,经道灭尽,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经,止住百岁。”是指正儿八经的《佛说无量寿经》,绝对不是指会集本。净空想鱼目混珠,我们佛弟子决不答应!

梅老没有在序文里把印老跟夏老往来这些事实写进去”,净空呵,你把你的所谓的梅师祖当傻瓜呀,有你说的与印光大师那么的好事梅老居士会不写进去?你骗骗你的弟子也就罢了,别连带天下人一起骗!

附:《印光法师与夏莲居没有什么交往》:

http://time.myfastforum.org/sutra332.php#332

净空说:“一直到李炳南老居士往生之后,我受他的嘱咐,专修专弘夏老居士会集的《无量寿经》,这在佛法里面就是古人说的师承,在现代社会里面已经很难看到了。”——光盘《净业三福·1》讲于2000年9月。

点评:净空所讲的师,是夏莲居也?是李炳南也?不论是谁,皆是在家之人,故谈不上宗脉衣钵传承,拿来吹什么呢?他说“在现代社会里面已经很难看到了”,可谓否定现代各宗各派的传承了。独他一家,别无二店了。

净空说:“当时李老师告诉我,说这部经(会集本)现在你不可以讲。什么原因?因缘没成熟。他说你现在在佛教里面,声望地位都不够这部经是会集本,是印光大师所反对的明知故犯那,你要讲,佛教界里一定有很多人批评。我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所以把这一部经就放下了,讲《楞严》、讲《华严》。《华严经》讲了十七年,再开始讲这部经,没有人说闲话了。”——《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介绍》一九九○年讲于香港。

点评:净空说“当时李老师告诉我……”,不知是真是假,但我们却知道李炳南居士说过这样的话:“假令其人虽为名人博士或罗汉等觉,而所说不契佛经,亦当舍弃不依。至于末法自称佛学通家,妄诞新说,大胆改经,更当视为波旬,一概不听。”——《学佛应消除几种误会·二》。净空先从讲佛经开始,为自己装好金,求好名,壮好势,等到有了声望、资历和势力后就现出了狐狸尾巴,揭去伪装,甩开膀子做灭法工作了!净空自己讲过印光大师是大势至菩萨再来,为什么还要违背?

净空说:“但是从2000年末期,大概在10月以后,国内情形有了变化,反对会集本,反对会集本的目标,这个没关系,这些人呢,都是好人,也做了好事。我为什么说他为什么是好人,做了好事呢?我们一切看后果,后果是好的,因为还有反对,我把落叶归根的念头断了,知道回国来,没有什么好果,我就再往远处走了,我走到澳州去了,在澳州那个得到族群的支持,大学的支持,宗教团体的支持……所以,他们不反对,我不会到澳州去,这一反对,把我搞到太空去了,哈哈……我这边做的是尽虚空、遍法界的佛教事业,不是一个地区。”——光盘《2002年净空法师回东天目山实录》。

点评:净空真会讽人嘲己,他自己把自己搞得到处呆不下去,跑到澳洲哄老外,不作自我检讨,反而说些嘲弄的话。学佛人都知道,只有佛做的是尽虚空、遍法界的佛教事业,而净空如此标榜自己,与说“我就是佛再来”没有两样。

净空说:“很多同修呢,都是依《无量寿经》,《无量寿经》非常之好,尤其是会集本。那么现在有很多人反对会集本,诸位同修一定要知道,他不是反对会集本,他是反对净空法师。对啊,我提倡会集本,他就反对会集本,我要提倡别的本子,他也反对,反正我搞什么,他们都反对就是,他是对人的,他不是对别的,所以要懂得这个道理,了解这个事实真相。”——光盘《重视因果》

净空说:“这些年来,我们在全世界弘扬《无量寿经》的会集本,在最近这两年当中,我们遇到很大的阻力,破坏的人太多太多了,这里面许多出家人,还有一些声望,有地位的老法师,实在讲他们主要的目的是对付我的,我想不是会集本的问题,因为会集本很多,王龙舒的会集本他为什么不反对?魏默深的会集本他为什么不反对?为什么专门反对夏莲居的?我提倡哪个本子,他就会反对哪个本子,所以目的是对人,那个经本不过是借个题目而已,逼得我不能不退让,所以我才宣布从此以后,我不讲经了,我也不参加各种活动,我们佛教里面的社会各种活动我一概不参加了,大家把我当作已经死掉了,这样去看法,我不在这个世间了。所以我退到摄影棚里面来,与外面一切断绝。”——光盘《学佛入门》

点评:净空这段话说得极具迷惑性和挑逗性。何谓迷惑性?因为人们容易同情弱者,而净空这段可怜巴巴的话给人一种受众人欺负、给人们逼得“不能不退让”、人们不是在反对他宣扬会集本和散布邪见邪说,而是在针对他的名誉、地位等的错觉,所以有相当大的迷惑性,很容易引起他的痴迷者的同情。何谓挑逗性?净空这段话好似在说他一个人是正确的,那些搞“破坏”的“太多太多”的人、“许多出家人”、“还有一些声望,有地位的老法师”都是错误的,有的甚至是与净空争名誉地位的。更为能混淆视听的是 “王龙舒的会集本他为什么不反对……为什么专门反对夏莲居的?”这句话,试问,谁在宣扬王龙舒和魏默深的会集本?就不你净空一个人在宣扬夏莲居的会集本吗?

净空这两句“反正我搞什么,他们都反对就是,”、“我提倡哪个本子,他就会反对哪个本子,所以目的是对人,那个经本不过是借个题目而已,”话是大妄语,因为除他提倡会集本和外道经论遭人反对外,提倡佛经绝对没有人反对过。

净空真的“不参加各种活动”了吗?别的不说,就在说这话的几年后的2007年12月底,他还跑到北京造了个在2008年9 月13 日南宁与海南岛之间要发生9.1超强烈的大地震、30米高海啸的谣呢,还吹“与外面一切断绝”呢?你既然说“我不讲经了”、“大家把我当作已经死掉了”,那你还“退到摄影棚里面来”干什么?还是不甘寂寞,憋一肚子邪见邪说不吐不快吧?净空呵,你多少话都言不由衷哟!

净空说:“第三个呢,依义不依语,你看看现在很多人反对会集本,这就是不懂得这一条,懂得这一条,问题解决了,它意思对嘛,意思对的,多说一点,少说一点没关系……所以佛这一条教导我们,意思对了就行。如果有人提倡反对会集本,这实在是没有道理,为什么说没有道理呢?你看看我们佛门寺院当中早晚课诵,早晚课诵是会集本,里面念的咒,念的经文,念的仪规赞颂全是会集的,那要反对会集本的时候,早晚课诵都去掉了。还有许多经忏佛事用的忏本,你们看看,《梁皇宝忏》是不是会集本?《水陆忏仪》是不是会集本,你仔细去看,所有通通是会集本,那会集本反对掉的时候,所有寺庙都不要做佛事了,也不要做早晚课了……再要严格地来说,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讲的一切经,通通是会集的,佛自己说,他没有说一句法,他所说的法是古佛所说的,也是会集古佛的意思讲的。”——光盘《十善业道经讲解·109集》

点评:净空是随时随地忘不了他的会集本呀,这不,他在解释四依法时话锋急转地又扯上会集本了。难道“意思对的,多说一点,少说一点”就可以当作佛经?是不是每部佛经都可以增删改动,“意思对嘛”就仍可以当作佛经?净空号称净土宗的导师,岂不闻《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云:“我持是经以累汝曹。汝曹当坚持之。无得为妄增减是经法。”?“依义不依语”是用在认识解义上,岂能用在佛经的增删改动上?净空简直是严重误导众生的视听。

净空敢于说“如果有人提倡反对会集本,这实在是没有道理,”,那莲池大师和印光大师反对会集本也没有道理啦?亏净空还向他们攀师承呢!

早晚课诵等里面的内容有的是选用的,有的是编撰的,故不能说成是“会集本”,每种本子都有特定的书名,如《佛教念诵集》、《梁皇宝忏》、《水陆忏仪》等,谁也没有把这些书起个佛经名字,也没有谁号召当佛经修持,只是在佛门某些佛事仪式上使用,最多也只当作修学的辅助材料,并且,这些书籍都是经过历代祖师大德认可过的,否则不可能流传到今天和传播得这么广泛。净空想把会集本与这些佛教丛书混为一谈,完全是想搅浑池水,想浑水摸鱼!

净空的这段“释迦牟尼佛四十九年所讲的一切经……也是会集古佛的意思讲的。”话更是诽谤佛陀及经典到极点,释迦佛所说一切经都是会集的吗?会集谁的经典?他增删改动了哪位古佛所说的经?难道净空连释迦佛所说的一切经都是他自己证悟的都不知道?释迦佛与古佛同是佛,那释迦佛无说,古佛为何又有说呢?真是莫明其妙!

释迦佛“他没有说一句法”吗?那他所说的一切经典是白说的呀?净空根本不懂《金刚经·无得无说分第七》中“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不能解我所说故。须菩提,说法者,无法可说,是名说法。”这段话的义趣,执于法相胡说八道一通,是真正的谤佛谤法。

净空说:“我们在座有不少同修,都是发心学习这部经典(会集本),弘扬这部经典,那么在你讲经弘扬的时候,你会发现一个现象,讲这部经典的时候法缘特别殊胜,你不相信可以试试看,你讲一遍这个会集本,讲一遍康僧铠的本子,你看看哪个听众多,你看看哪个法缘殊胜,一比较立刻就知道。五种原译本,跟其他的版本你都讲讲看,你作一个比较,这个本子法缘特别殊胜,那殊胜从哪里来?诸佛加持的,龙天拥护的。那么讲到感应,我最近听到从中国来的一些同修来告诉我,说他们看见鬼神附身,说话,现在鬼神里头好多都在念会集本,都在听讲经,都在学佛。连鬼神都在学习,我们要不好好地学,连鬼神都不如了,这是真话。”——光盘《十善业道经讲解·109集》

点评:各位观众看看,净空是在讲《佛说十善业道经》,但总忘不了要赞赞他的会集本。那么多人发心学习、“弘扬”会集本,还不是由于你净空的散布、蒙蔽和鼓动吗?“讲会集本的时候法缘特别殊胜这我相信,因为你作了大量的宣传和铺垫,末法时期福慧浅薄众生受你的蒙蔽和毒害非常容易,如众人信李H智的法L功和其它邪jiao一样,不足为奇,但你说的这个“法缘”已脱离了佛法的范畴,称为“会集本法缘”是不过份的。“康僧铠的本子”及“五种原译本”可是正儿八经的佛经,末法时期福慧浅薄的众生不愿听受读诵也不是稀奇事,因为听众多不一定就是正法,听众少不一定就不是正法。

净空这句“这个本子法缘特别殊胜,那殊胜从哪里来?诸佛加持的,龙天拥护的。”更是邪得透顶,首先,你净空怎么知道是“诸佛加持的,龙天拥护的。”的?你怎么不实说是你散布、蒙蔽和鼓动的结果呀?其次,难道那些正儿八经的佛经就没诸佛加持,龙天拥护吗?

净空的邪毒真是无可比拟,不但毒害了人间,还毒害了鬼神,连鬼神都被他骗得念会集本,人都不如鬼神了,厉害!

净空说:“这一次河南开封史居士到我这边来看我,告诉我,他最近在国内讲《无量寿经》(会集本),一天讲十个小时,哦,这个超过释迦牟尼佛了。他已经把这一部经讲了十遍了,难得,我勉励他,希望他在十年当中,把《无量寿经》讲一百遍,他会开悟。”——光盘《十善业道经讲解·109集》

点评:净空对会集本到了溺爱的程度,自然对他的好学生钟爱有加,只是不知道这个“超过释迦牟尼佛了”的人是个什么神圣?不过从对会集本讲的遍数和一天讲十个小时看,他是超过了他的教主净空的,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难怪净空要勉励他十年当中把会集本讲一百遍了。

净空说:“昨天台南净宗学会《无量寿经》研读班传一封信给我,台北同修见我也提到一些问题,说现在有不少人反对读夏莲居的会集本,在台湾,在中国大陆也都有,问我要不要再念这个本子,这个问题对我们净宗学会来讲,是很严重的打击,所以我跟他讲,给大家说,我们是有师承我们追随一个老师,向一个老师学,我们对这个老师有没有信心?如果有信心,决定依从老师的教诲,没有信心,你对哪一个人有信心,你跟哪一个人学,你会有成就。如果你追随这个老师,对老师没有信心,你一无所成。我在李老师会下十年,他老人家把这个法本交给我,要我弘扬这个法本,依照这个法本来修学,这个原本今天在此地(见插图1),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1

你们录像可以把它做一个特写镜头,这个里面的眉注,这是李教师亲笔写的,这是原本,你们所看到的是影印的本子。可以把它放大,让大家看清楚,镜头拉近,你尽量拉,让大家看清楚(见插图2),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2

那么这个里面的眉注,是李老师亲笔写的(见插图3),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3

这一次不少同修看过了。你们看看版权页,是民国三十九年,这版权页(见插图4),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4

民国三十九年,公元一九五零年,这个本子,老师当年讲这部经跟写这个眉注距离今天整整五十年,我到台中亲近他老人家的第二年,他把这个本子交给我,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家,我一看到这个本子非常欢喜,就读诵受持(见插图5),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5

韩馆长五十岁生日那一年(见插图6),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6

我们很想发心讲这个本子给她祝寿,那么李老师当时告诉我,缘还不成熟,为什么不成熟呢?不了解净宗的人很多,误会的人很多,大家对于夏莲老不认识,有成见,所以会批评这个本子,他说你年岁太轻,资历太浅,你招架不住(见插图7),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7

缘没成熟,所以这个本子我一直就收起来了,但是我自己常常读诵,一直到李老师往生了,我想到这个本子,台中莲友们都没有见过。当年这是一九五零年,李老师讲这个本子的是在台中法华寺,那个时候恐怕还没有台中莲社,听众只有三十几个人,其中有周邦道,有洛杉矶的甘老居士,他们都是那个时候的听众。李老师讲这个经我没有听到,他把这个注给我了,这眉注给我了,我能够完全看懂得他的意思,所以老师往生之后,我就发心把这个本子影视一万册,回向给他老人家增高品位,这个一万本,当中二千本,是洛杉矶瞿匀英居士兄弟姊妹发心印两千本,我担任八千本,这第一次印出来,印出来这个本子在台湾流通,大家都看到了,海外的人看到了,皆大欢喜,于是来找我,法师啊,你能不能把这个经讲一遍?我晓得老师说的因缘,这个时候成熟了,人家来找我嘛,请我讲嘛,最初的,这个三、四遍,我在讲台上用老师这个原本,以后对这个本子非常珍惜,所以就把它收藏了,我也用影印本,所以这个原本见到的人越来越少。我这是有师承的,李老师的老师是印光大师,是梅光曦居士,李炳老的教是跟梅光曦学的,净土是跟印光大师学的,所以印祖我们是嫡传哪,梅大士跟我们有法脉的渊源,我们有师承的关系,夏莲居居士跟梅光曦是同一个时代的,而且是非常好的朋友,非常好的道友我们现在了解都是菩萨化身,不是凡人。我认识黄念祖老居士之后,每年总有一两次见面的机会,在一次访问,谈到这个问题,我探讨他啦,夏老究竟是什么人再来的啊?他笑而不答,他说,机缘还没有成熟,不能够宣布,什么原因呢?如果宣布,毁谤的人更多,让这些毁谤人造阿鼻地狱,这是佛菩萨决定不做的事情。我们心里很清楚,很明白,所以这师承,外面几句谣言我们就动了,那我跟李老十年那不就白跟了?不但是白跟了,人家反过来一句话,就把我踩到阿鼻地狱去了,净空法师,忘恩负义,背师叛道,我四十年弘法利生,这八个字就全部抹杀掉了,你要晓得忘恩负义,背师叛道是什么人哪?地狱种姓,这个哪能作呢?我们的老师是不是一个邪师呢?不是,这是社会大众公认的,这不是邪师,既然不是邪师,是真善知识,你背叛,你愚痴啊,你薄福,不但是薄福,你没有福,亲近善知识多么难哪……夏老传法的弟子,黄念祖一个人,老师在台湾弘法四十年,传这个东西也只有我一个,我以后细细想想,这个法传给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发扬光大,李老师传法的大家晓得我们三个人,现在在台中许醒民居士,周家麟居士,不是说他们没有能力弘扬,没有这个机缘,这个周居士,许居士始终没有离开台中,不象我在世界各地方去走,到处弘扬,成立净宗学会,成立净宗学会这一桩事情,是黄老居士附托的,老居士一再告诉我,净宗学会是夏老师一个大的心愿。这个名称提出来,但是并没有落实,希望我在海外先落实,所以我们第一个净宗学会在加拿大成立的,在温哥华我讲这个《无量寿经》,第一次在那里宣讲,大家听了很欢喜,发心成立净宗学会……末法时期只有这个法门能普度众生,你们不相信,我相信,一直到佛灭,佛说了,佛法灭尽了,《无量寿经》还留在这个世间一百年,《无量寿经》是什么本子呢?肯定是这个“会集本”。所以夏老居士往生的时候,告诉黄念祖,告诉大家同学们,他说他的本子,将来是从海外传到中国,会传遍全世界,当时黄老居士他们听的时候,都感觉到莫名其妙,不可思议。那个本子刚刚会集没有多少,在大陆上印的时候总共才印了三千本,怎么可能是,海外根本就没有,怎么会能从海外传到中国来?夏老对于这个世间种种变化了如指掌,那哪里是普通人啊?所以这个本子,是个黄老居士带到台湾去的,民国三十七八年的时候带到台湾去的,以后把这个本子就交给李老师,李老师一看到这个本子就生欢喜心(按:这个本子是谁带到台湾去的净空却有另一种说法:“这个本子的弘传的因缘是律航法师,他老人家带了这个本子,带到台湾……他把这个本子送给李炳南老居士,李老居士一看到这个本子非常欢喜。尤其是这个本子前面一篇很长的序文是他老师写的,梅光曦老居士是他的老师。”——光盘《会集本讲解·144集》1999年12月)……就交给瑞成书局,印了一千本,这最初印的,就是这个本子(见插图8)。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8

那么以后呢再用排字,铅字排字,字比这个小,这个本子我都有,那个本子印了两千本,所以在台湾总共有三千本,流通量少,见到的人不多。我们这几年在外面弘扬,为什么刚刚弘扬没有人批评,现在来批评呢?弘扬了十几年,现在来批评呢?你们想想批评的用意何在?这我不说你们就晓得了,把我们弘法利生的根刨掉,我们的根在此,这是我们的根嘛(见插图9),

评净空对宣扬夏莲居《会集本》的辩解 - 夏雨凉 - 夏雨凉的博客插图9

这个本子要是摧毁了,我们的根就拔掉了,我们这一生修,四十年弘法的,连根拔掉,厉害呀!所以我们自己同学要无知,帮忙他们来拔根,你们将来果报知不知道?这个经诸佛护念,龙天善神守护。今天在中国大陆受持这一部经典的时候,人数太多太多啦,连全世界各个地方,合起来,我概略的估计,受持这个经的至少有三亿人,不是诸佛护念,龙天善神拥护,诸位要晓得,十年,不可能有这个成就,我们自己想象不到,我们自己当年出来的时候,哎,能有十万个人受持,我们就很满足了,哪里敢想这么多?不敢想象!所以你看看,从我自己讲经,你们常常跟到我的,你能够看到,我讲任何一部经典,法缘没有讲这个经殊胜,讲这个经的听众,法缘比讲其它一切经加一倍都不止,这你们大家看到的,如果自己再细主体会,我们讲这个经讲堂那个磁场跟讲其它经不一样,坐在那个讲堂特别能生欢喜心,这个不是诸佛护念,龙天善神守护,不可能产生这种气象。所以我们对佛有信心,对师承有信心,谁要来挑拨,来间离,我们心里要明白,他是叫我们背师叛道,他来教我们忘恩负义,他把我们从佛道拉回来,送我们到阿鼻地狱去,你要清楚啊……”——光盘名《谈会集本》,节目名《会集本来自师承》,节录自《太上感应篇》,讲于新加坡净宗学会报恩堂,2000年3月6日。

附:台湾华藏佛教图书馆对上述净空宣扬会集本的揭露批判视频: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_MOI-MZTGA

点评:末学以该文的顺序分析如下:

1.为何“研读班”和“台北同修”将这个问题去问宣扬会集本的净空,为什么不去问那些高僧大德呢?这样做的结果可想而知,因为净空不会自己反对自己呀!

2.净空讲“这个问题对我们净宗学会来讲,是很严重的打击,”,如果这个净宗学会是真正的净土宗学会,就不会因为会集本遭反对而受到任何打击,因为有净土五经在嘛。

3.净空说“我们是有师承”,这个师承是什么呢?中国净土宗从慧远至印光十三个祖师,谁也没有传承过任何会集本,哪来会集本有师承之说?如果有,那也是净空独有的师承。

4.净空说“我们追随一个老师……决定依从老师的教诲,”,这显然是净空要求他的弟子们只听他一个人的话,不能对他产生怀疑。

5.净空说“我在李老师会下十年……依照这个法本来修学,”,这句话已经说明了会集本不是佛教任何宗派的传承,而是师承一个在家居士李炳南。

6.从插图1和插图3可知,会集本的书名有“会集本”三个字,这说明会集本不再是原汁原味的佛经,而净空后来把“会集本”三个字删去,当成佛经到处传播,还口口声声称为“无量寿经”、“经”、“经典”,号召人们一生只修学这部伪经,还说佛法灭时最后一百年只剩下这部伪经[应是《佛说无量寿经》],这是净空对佛教及其经典的最大糟贱!

7.净空说“这个里面的眉注,这是李教师亲笔写的,”,眉注是不是李炳南亲笔写的我们无法考证,但有李炳南的亲笔眉注就能说明是净土宗的师承吗?

8.既然有“版权页”,那你净空大肆印刷发行是不是经过夏莲居的授权的呢?你将“会集本”三字去掉是不是侵犯人家版权和擅自改动人家的著作呢?

9.佛陀教导弟子们受持读诵他的经典,没有教导“读诵受持”会集本,净空别拿自己的喜好来误导众生。净空既然是读诵受持,那会集本里有“当坚持之,无得毁失,无得为妄,增减经法。”的话你读诵受持了吗?如果你真的是修学净土宗,那《佛说无量清净平等觉经》里的“我持是经以累汝曹。汝曹当坚持之。无得为妄增减是经法。”这段话你读诵受持了吗?如果是读诵受持了,那你为什么还会赞同和宣扬会集本呢?

10.净空说“我们很想发心讲这个本子给她祝寿……误会的人很多,”,到底是“不了解净宗的人很多,误会的人很多”?还是不了解会集本的人很多,误会的人很多?净空很会偷梁换柱。

11.净空说“大家对于夏莲老不认识……你招架不住,”,这话怪了,你净空讲佛经、讲外道经典不在乎“年岁太轻,资历太浅,”,就不怕“招架不住”,怎么讲会集本就顾虑这些啦?这不正说明会集本不合理合法,要遭世议的吗?

12.净空说“我这是有师承的……非常好的道友”,李炳南是否是印光大师的关门弟子,我们不得而知,即使是,也姑且算净空与梅光曦“有法脉的渊源”,但印光大师和梅光曦都没有传会集本给李炳南呀,并且,夏莲居与梅光曦只是朋友、道友关系,又不是法脉关系,所以这个“嫡传”和“法脉的渊源”就根本谈不上了。如果根据净空自己所述的来龙去脉看,净空的会集本师承根底应该是夏莲居,而非印光大师,更不是净土宗,故称之为“会集教”或“会集宗”都不过份。

13.净空说“我们现在了解都是菩萨化身……这是佛菩萨决定不做的事情。”,这种话是很欺蒙人的,因为大多数人都是肉眼凡胎,谁也不知这些菩萨是真与假,只好任其人云即云了。既然净空认为夏莲居是,黄念祖也暗示是,那大概他们本身就不是凡人吧?疑云先拂去,先肯定两点,一是净空说这段话是在说明会集本是合理合法的,谁怀疑就是对菩萨不恭;二是净空是以菩萨作为幌子来哄抬自己的身价,以换取出场宣扬会集本的许可证。

14.净空说不宣扬会集本就是“背师叛道”,“忘恩负义”、“地狱种姓”,那净空的一经一佛说,“连《华严》、《法华》都是二流的,其他三流、四流的,这个我不要了。”,去修学外道和给外道讲外道经,号召佛弟子修学外道,大肆邪说歪解等等,是不是背师叛道”、“忘恩负义”、“地狱种姓”呢?净空的“外面几句谣言我们就动了……这个哪能作呢?”这段话不知要拉多少人给他垫背哟,惨!

15.净空说“我们的老师是不是一个邪师呢……亲近善知识多么难哪”,正师座下一定都出正师吗?如果正师的座下一定都出正师的话,那释迦牟尼佛座下就不会出提婆达多这样的邪师了,现代的九华山佛教协会会长仁德法师就不会发表《声明》宣布与自己的弟子释圣苏解除师徒关系了[见附文:九华山佛教协会会长仁德法师的声明],所以李炳南是正师并不能证明净空就不是邪师,看来净空真要好好考虑自己是不是“愚痴”、“薄福”了,别尽想着拉大旗作虎皮。

16.净空说“末法时期只有这个法门能普度众生……肯定是这个‘会集本’,”,看看,净空敢于左右佛教的法运,敢于肯定末法时期佛教经典不能普度众生,敢于修改末法最后一百年的结果,不是邪师是什么?现在进入末法已五百多年,将来还有九千多年,照净空说法的意思来看,分明是说其它法门和经典都可以不要了,因为不能起到普度众生的作用了嘛,世上只留下“能普度众生”的会集本就行了。可是《佛说无量寿经》经中说的“当来之世,经道灭尽,我以慈悲哀愍,特留此经,止住百岁。”,并没有说是经过会集过的会集本呀,这个“此经”是指原原本本的《佛说无量寿经》。照净空的说法,谁把这段经文会集过去,末法最后一百年存在的就是这个人的本会集本了,简直荒唐透顶!净空偷梁换柱,罪大恶极!

17.净空说“所以夏老居士往生的时候……会传遍全世界,”,真是神了,奇了,未卜先知,定非凡人。真有其事还是净空作怪?反正是人死无对证,由净空吹去吧。但净空这句话可以说明一点:会集本非佛经,自然在大陆这个佛教昌盛而严谨的地方是扎不下根的,发不出芽的,只好在海外哄不明真相的外行——在加拿大温哥华第一次传播——势力壮大后才逐渐向大陆渗透,真是绝招!

18.净空说“那个本子刚刚会集没有多少,在大陆上印的时候总共才印了三千本,”,又说“所以这个本子,是个黄老居士带到台湾去的,民国三十七八年的时候带到台湾去的,以后把这个本子就交给李老师,”,这话可透着玄机,既然是当时就在大陆印了三千本,黄念祖带了一本[或许是几本]到台湾送给李炳南,那为什么这种大陆最初印本现在在大陆和台湾怎么一直没有一本现世?那可是会集教里的原始资料,属珍宝级别,谁拿出来谁就是会集教的功臣呀!

19.净空说“你们看看版权页,是民国三十九年,这版权页(见插图4),”。又说“所以这个本子,是个黄老居士带到台湾去的……李老师一看到这个本子就生欢喜心……就交给瑞成书局,印了一千本,”,再结合净空讲的“这个原本今天在此地[见插图1]”、“我在讲台上用老师这个原本,以后对这个本子非常珍惜,所以就把它收藏了,”、“这最初印的,就是这个本子(见插图8)。”、“那么这个里面的眉注,是李老师亲笔写的(见插图3),”疑团更多,因为从净空这些话可知,李炳南拿到黄念祖送来的大陆最初印本后,即“就交给瑞成书局,印了一千本,”,那怎么净空手里这一本会成为孤本呢,黄念祖送来的大陆最初印本和李炳南印的其余九百九十九本哪去了?再联系净空在上面讲的“李老师讲这个本子的是在台中法华寺……听众只有三十几个人,”分析,李炳南当年讲会集本时,总不能叫这三十几个听众光听而不发书吧?他印了一千本,并不是无书呀,那这三十几个人手中的会集本总该有几本保存下来的吧?怎么没见一本现世?“李老师在台湾弘法四十年,传这个东西也只有我一个,”,那李炳南为什么不传给净空大陆的最初印本,而要传台湾印本呢?要知道大陆的最初印本对净空宣扬会集本的支持更得力呀。

20.净空手里的会集本已不是夏莲居在大陆的最初印本是肯定了,并且还有可能不是李炳南传给他的。大家请看插图4,那个印章可是“华藏净宗学会”六个字[华藏净宗学会全称“社团法人中华华藏净宗学会”,地址是台北市大安区信义路四段333-1号2楼。],再看插图6,那个印章是“华藏讲堂图书”六个字,可见这净空手里的会集本原不是哪个个人的私有之物,如果是李炳南自己收藏的,会盖上这些印章吗?以李炳南1950年及以后的年龄和身份看,他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整个盗用公物的嫌疑在头上的,何况在插图7封面上还清清楚楚地盖着“净空”二字。要知道,这是李炳南印书送给人家,不是人家印书送给李炳南。

21.净空说“我们这几年在外面弘扬……你们想想批评的用意何在?”,好象这个理由很充分一样,其实是毫无道理。第一,你净空背着佛教界躲在海外宣扬会集本,国内怎么知道?消息还要一点一点地传嘛。第二,人们对你宣扬会集本还有个认识过程。第三,你净空名气大,势力大,许多人是知错不敢言哟。第四,出家法师明知你错,因为“六和敬”的关系,不便对你提出批评。第五,在家居士因怕犯谤僧之过,缄口难言。

2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清静心论坛    

GMT+8, 2019-6-18 09:42 , Processed in 0.039231 second(s), 6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